石家庄鑫联成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311-1376018319
邮箱:service@027-wh.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换电”模式加码 南方电网加建充电站

编辑:石家庄鑫联成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换电”模式加码 南方电网加建充电站
在国家电网锁定“换电模式”后,南方电网也意图在这一模式上尝试。

日前,南方电网联手美国Better Place建设的广州电动汽车换电体验中心正式开放,包括海南、云南、广东、广西、贵州等5省的主要城市主管副市长等在内政府官员、地方电力局长悉数出席。

尽管充电站是“换电”还是“充电”,存在模式之争,但南方电网却悄然起步。

记者获悉,目前南方电网全网已建成充电站14座、充电桩2901个,2011年1-11月累计充换电4.5万次、电量206万千瓦时。

与其他电网不同,此次南方电网选中与这家美国公司合作,或许是看中了Better Place在换电技术领域所做的前期试验。而Better Place也试图扮演专业换电服务商的角色,以此掘金中国充电站市场。

南方电网充电站布局加速

从南方电网与Better Place合作来看,快速换电是其主要模式。

记者获悉,2012年南方电网准备在五省大规模推行充换电站建设,也将在重要高速公路服务站布局充换电站。

而南方电网这次发轫,背后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Better Place。

这家电动汽车网络服务供应商号称掌握世界上最先进的快速换电技术,誓言要做世界顶尖的充换电运营商,并且已经在日本东京做了一个比较成功的出租车换电项目。

2011年,Better Place与日本经济产业省、东京最大的出租车运营商Nihon Kotsu合作,在东京推出换电出租车电池运营服务。该项目包括3辆可换电的电动出租车,并以东京六本木新城的Better Place换电站为基础,进行出租运营。

Better Place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在东京第一阶段的运营中,试验电动出租车共行驶了40,311公里;共进行了2,122次换电,平均换电时间59.1秒。

显然,“快”是Better Place的主打牌。12月13日,记者在广州电动汽车体验中心看到,采用Better Place公司设备进行换电的一辆电动汽车,仅花了不到1分钟就完成了换电,整辆车从进入车间到完成换电所用时间不到5分钟。

Better Place公司创始人兼CEO夏嘉曦(Shai Agassi)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设备可以更换任何型号的电池,也可以对任何车型的车辆进行更换电池的工作。由于采取了智能换电设备,电池更换动作变得更为精准,减少了人工操作可能带来的误差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杭州采取的人工换电过程约需要10分钟左右,换电采取车后备箱置换电池的工作方式。电动车内安装的电池分为若干组,每组电池重量约为40公斤。而Better Place采取的换电技术是从底盘换电,由机器人进行置换。

显然,从南方电网与Better Place合作来看,快速换电是其主要模式。但今年4月份发生的“杭州烧车”事件,让换电模式遭受质疑。

众泰汽车董事长吴建中向本报记者表示,经过杭州市政府等部门联合调查,当时发生的电动车燃烧事件,主要是因为电池短路造成的。

然而,也有专家表示,因为杭州采取了换电模式,导致了电池接口等电控部件的损伤,由此造成了自燃事故。

而在杭州事故调查结果公布之后,一位电动电池行业专家向记者表示,更换电池的操作设备系人工操作,不仅浪费时间,过程中抬放、磨损的程度也比较大。

电池租赁商业模式待考

即便该模式可能在区域性尝试,但运营压力也不小。

据媒体报道,Better Place与奇瑞等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为汽车企业提供换电技术支持。

此外,联手南方电网以后,Better Place开始在南方五省推广换电模式解决方案。2011年4月,广州市常务副市长邬毅敏与Better Place创始人兼CEO夏嘉曦签订了意向书,广州市政府将支持并协助Better Place和南方电网在广州建立供应链中心和电动汽车网络。

根据意向书,广州市政府将鼓励广汽及其他汽车厂商生产可替换电池的电动车。同时,广州市政府还将推动公共交通及私营交通(例如出租车)中电动汽车的发展。

但是,一系列动作背后,Better Place的商业盈利模式究竟如何?

夏嘉曦向记者介绍,Better Place在日本东京的实验项目运营模式采取售卖公里数的方式进行。

Better Place在日本采取由Better Place提供电池和维护运营,然后按照行驶公里数向出租车收费的方式进行运营。按照日本的电价核算以后,Better Place所参与的东京电动出租实验项目被证明具有盈利的潜力。实际上,Better Place即将在2012年初在以色列、丹麦和澳大利亚的堪培拉通过售卖公里的方式进行商业推广。

尽管从Better Place看来,盈利模式清晰,然而,这个模式在中国实行却面临着挑战。

例如,目前国家电网在杭州等城市采取的电动车运营试点,与南方电网在深圳等城市采取的试点,均是由电网或电网旗下公司进行电池购买和运营管理。换而言之,是由电网出钱购买电池并出租租赁电池。

显然,Better Place预想中的商业模式,和电网不谋而合。由此,也就可能存在竞争关系。

即便该模式可能在区域性尝试,但运营压力也不小。“目前锂电池价格高昂,加上电价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民营企业介入电池运营公司,将面临高额的投入以及不确定的回报。”环宇电池董事长李中东对本报记者表示。

以杭州充换电运营模式为例,杭州电网一位不愿公开姓名人士向记者透露,在不计算电池成本价格的情况下,出租车每天运营的收入仅能勉强维持电动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费用和车辆折损费用。而如果计算上电池和充换电站建设的基础投入,电动车运营是亏损的。

而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电价的变化,目前电动车电池充电一般按照民用电价进行计算,如果由电网公司运营,其会选择低谷时期进行电池充电。而电动车所用电力毕竟是商业运营,其长期使用民用电价政策能否持续,是电池租赁运营公司所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

对此,夏嘉曦向记者表示,Better Place不会单独去卖技术,其在中国寻求的是一个长期发展策略,目前刚刚开始与南方电网的合作,具体商业模式还待探讨。

虽然商业前景待定,但资本市场已闻风而动。就在Better Place在广州建立的体验中心开业前一个月时间,其宣布C轮股权融资获得来自顶级投资人与合作伙伴2亿美元资金,公司市值几近翻倍至22.5亿美元。
上一条:越南电力发展面临融资困难 下一条:涨电价限煤价 发改委打出价格调控“组合拳”